星期五, 11月 25, 2005

十一月,新歌簡評(二)

未評歌前想再講講關智斌的《月光光》,上一次寫完簡評之後第二日,在電台聽到《月光光》的第二個版本,是一個純中樂編曲的版本。頓時覺得「一早派呢個版本上台咪好囉」,想搞「中國風」總算搞得有點誠意。對這首歌的煩厭感大大降低,當然Kenny的演繹還是不敢恭維。

古巨基《明星》:
《天才與白痴》於力谷之下成績斐然,原來相比起《明星》只屬次等貨色,仿似是唱片公司刻意安排的策略,用一首普通的K歌掩護真正的佳作出場,務求在播放率和評價上有更好的效果。
編曲和歌詞都成功地營造一種「Grand」的氣氛,需要更多power的地方也適合古巨基發揮,主題也切合古巨基的形象。「土星閃一下,人們經已幾千千億個剎那」,又一句林夕的金句。
美中不足的地方是古巨基的咬字,好像有點「很」「肯」不分的情況,聽了很多次好像是唱錯,但又好像不是。就是這一點點瑕疵令人聽得有點不舒服。
喜歡這首歌的朋友,我介紹你聽一隻古巨基的舊作,是收錄在《New Pattern》(即是《神蹟》《Love Don’t Hurt》那張碟)的side cut作品《毫無保留》,初聽到《明星》的時候聯想到的就是這首歌。

at 17《青春》:
第一次聽覺得有點怪怪的,只是在聽完全首歌後有種「明哥啊!」的感覺。聽了三次左右就開始覺得這首歌絕不簡單,似乎會越「煲」越出味,越聽,聽出的東西越多。
基於對這首歌與日俱增的喜愛,令我有衝動在找回收藏已久的所有黃耀明的舊歌,找到真正有相似感覺的歌,應該是《天國近了(你們應當遊戲)》。其實相似是只是結他intro和outro,只是《青春》的結他比較「出」,並且用真結他彈,感覺更加搶耳。
《天國近了(你們應當遊戲)》是我初初喜歡聽黃耀明時最喜歡的一首歌,也因為勾起了當年聽明哥的美好回憶,令到這首《青春》應該會成為全年我最喜愛的十大之一。
最精彩的是編曲,由早段的輕柔迷幻搖身一變成氣勢澎湃,「鼓string齊出」,有種「天亮了」的感覺,也有種「寶礦力廣告」那種有大片草地上狂奔的畫面浮現出來。
說回為甚麼感覺怪怪的,應該是Ellen的演繹好像「慘」了少少,有一丁點過了火位。另外二部歌詞的第二部(二汶唱的那段)可以大一點清楚一點。不過整體而言這些是小瑕疵。一向以為《你有自己一套》《女扮男生》是難以超越的佳作,想不到去到這首《青春》,at 17更上一層樓。

麥浚龍《濛》:
單是一句「看見了牛頭馬面」已經值回票價有餘,虧Wyman寫得出,也難得Juno肯唱。歌是普通的K歌,比不上歌詞精彩,Juno的演繹有進步,基本上在錄音版本找不到可以挑剔的地方,問題是唱live時水準能否保持。

林憶蓮《為何他會離開你》:
第一次聽時不願意承認是林憶蓮的新歌,寧願信是梁詠琪學林憶蓮的作品。該死的雷頌德把魅力非凡,聲線鋒利得直穿人心的林憶蓮完全磨平了。一首平淡無味的K歌,平淡到憶蓮也沒能把歌曲變得精彩。更甚者那些「為你哭為我哭」「做過東做過西」沒有辦法不讓我想起去年唱到深入民心的「做隻貓做隻狗做隻貓做隻狗」(古巨基《愛與誠》),試問怎能和憶蓮匹配?當然,作《愛與誠》的不是雷頌德,而是張佳添旗下「宇宙大爆炸」的曹雪芬。

周杰倫《夜曲》:
為甚麼周杰倫的歌這麼難令人聽得懂?周杰倫的吐字不清只屬次要,真正的原因是他的歌詞的複雜程度和天馬行空的程度令人不易一聽就想到他想講甚麼。很多時候翻看歌詞才恍然大悟,「原來寫呢D,唔怪得聽唔到啦」。不過了解了歌詞寫甚麼之後,對這首《夜曲》興趣大增,還不時哼著「為你彈奏蕭邦的夜曲,記念我逝去的愛情…」
雖然自《葉惠美》專輯開始已經提不起買他的唱片的興趣(這一張也不例外),但他的水準在華語樂壇還是上乘之選。肯花多一點點時間了解他的歌(至少看看歌詞),你會明白他為甚麼只要堅持自己的風格就足夠了,不忠心的歌迷可以離開。

星期六, 11月 12, 2005

新聞及Live Show後感數則

1.《蘋果日報》果然特別有市場觸覺,知道讀者想要甚麼。今日《蘋果日報》報導林憶蓮演唱會,終於第一次在報導裡刊登全場rundown,讓有去的回味,沒有去的羨慕,只少知道當晚唱了甚麼歌,值得一讚。不過記者專業水平實在不敢恭維,新歌《為何他會離開你》變成了《為何他會離開我》。

2. 根據某計算903播放率的網站和討論區,周國賢在唱作人金獎和林海峰爭持激烈,而且在《漢城沈沒了》奪得第47周冠軍之後(未卜先知,網上的統計就是這麼神奇),男歌手播放率更追貼許志安,有機會取而代之一併奪得男歌手銅獎。
周國賢剛剛出了新碟《光》,宣傳文案寫著:「周國賢全新專輯大放光明,讓白日點燃起來,『在光輝的一天出發』!」擦鞋成咁,的確好難不給獎Endy呢...

3. 原來Janice的中文名不是「衛蘭」,而是「杜汶澤」!「oh...oh oh oh 我眼睛想旅行」,又來翻唱黎明?幾時Janice做埋「大快活」代言人呢?肥肥地做快餐廳代言人都幾可愛。

4. 今日去了海港城看王菀之的新碟(《I Love My Name》)發佈會,剛好站在那班舉牌fans前面,他們的舉止令我懷疑他們是否其實是Janice或者周麗淇的fans做臥底「倒米」的,他們的尖叫(還有不少叫得極無誠意)成為了整唱令人陶醉的Live Show的一大污點。
Ivana唱了《手望》《雷電》《Love Has it All》《我真的受傷了》和《原來如此》,聲線甜美唱功了得不用說,今日表演還開始有點台風了。又愛她多一點了。
今日還見識到海港城鎮場之寶Pheobus Chan(陳雋騫)的鋼琴功架,將一首《原來如此》變得出神入化,洶湧澎湃,果然不同凡響。

星期五, 11月 11, 2005

十一月,新歌簡評(一)

關智斌《月光光》:
聽到令人發火的作品。一開始好地地的中樂前奏,以為有甚麼新元素,怎知一開口唱,怎麼這麼似《分手不要太悲哀》?唱到「愛說也最愛笑,做架小小的飛機很想一飛沖天」的一句之後那幾下「拍拍拍」的節奏,給人的感覺很假,很煩厭。其實整個編曲的感覺都很「罐頭」,和Kenny或以前Boy’z的作品無大分別。當然去到高音時Kenny「招牌」的「拉牛上樹」式唱法還是無甚改進。今年的新人這麼多,又這麼有實力,Kenny,你拿甚麼和其他人競爭?

戴夢夢《雨裡同行》:
原來唱到街知巷聞的「全靠你教我渣車,使我壯闊一些」是真有其歌,叫做《雨裡同行》。真想問問填詞的高皓正,為甚麼「教我渣車」可以「使我壯闊一些」?「壯闊」是甚麼意思?
一首普通到極的作品,很多地方也大路得過份。例如副歌去到「別怕它,學了車」,不是該接「就擊倒我麼」(Boy’z《死性不改》)嗎?「別怕它」還是「別怪她」呢?夢夢的演繹依舊欠缺感情,較人提不起興趣。當然,這首歌之普通是叫容祖兒唱也不會有太大起色。「全靠你教我渣車,使我壯闊一些」的確夠「搶」,不過是惹人發笑居多。

楊千嬅《郎來了》:
千嬅的年度力作終於來了,操刀的不是盛傳的雷頌德,而是近期人氣急升的王菀之。這是一首需要時間消化,越聽越好聽的作品。王菀之的曲永遠不會是簡單的「A-B-A-B」段重複,隨著歌曲的進行一定會不斷有變化,配合蔡德才和孫偉明的編曲,充份地將情緒由低慢慢地升高,很好K但不單調的佳作。Chorus的編排,那個鼓,到music break鋼琴一響,更令人聯想起《夕陽無限好》。只是開頭「來,來驗證愛情吧」好像有點怪怪的,沒法子掌握到那個節奏。
Music break千嬅的ad-lib(中間那段「ooh ooh ohh」)就不禁讓人覺得有點「牙煙」,聽過她現場唱《我的醉愛》真是令人不敢對她有太大的信心,我打賭那段ad-lib在現場時不會唱。

陳奕迅《聽聽》:
老麥的廣告歌,以Eason的功力發揮自然遊刃有餘,也足夠表達到那個開心的跳舞氣氛。只是跟他和填詞的Wyman的最高水準相比,這首歌顯然地平淡了。
有好一段時間我都把這首聽聽和Soler的《Make the Whole World Dance全世界起舞》搞亂,「We can make the whole world dance,只要給我一句歌,熱辣辣地在燃燒耳朵…」

陳苑淇《時代》:
填詞的是林夕,直到現在我都無法參透為甚麼一首正常的情歌開頭要提「曾特首…擔保他自動當選」,嚴重地格格不入。
陳苑淇仍然戒不掉「賣弄唱功」的毛病,雖然這個情況在這首由張敬軒主理的作品中已經較輕微,而且Jolie似乎也比較適合這種歌路。Jolie所欠的,是演繹歌曲時的感情投入,這一點,唱功同樣了得的謝安琪就大為優勝。

薛凱琪《有隻雀仔》:
《小黑與我》玩貓,《有隻雀仔》就玩雀,整首歌的感覺都是一個延續篇,而「原來實情不像所盼又能怪誰…地闊天高任鳥飛」那個轉入Chorus的轉折位也令人想起《奇洛李維斯回信》(當然,難度也同樣稍為超出Fiona的能力範圍),作曲填詞人都和《小黑與我》不同,但旋律依然優雅,歌詞表面慘情但最後還是積極,「有隻雀仔跌落水」大不了「用我的翅膀游水」,「天梯塌下仍會活過去」。
Fiona的聲線相當動聽,但唱歌需要改善的地方仍很多。她唱歌時總有一種軟弱無力的感覺,一需要用力時就用了些死力,特別去到高音時永遠上了去之後停不了在那個音便馬上「跣」下來,希望多加改進。
在「香港輓歌症候群」發作的時候(《香港輓歌》是假音人陳浩峰將四十幾首K歌串連成彷似一首歌的巨作),副歌的「地闊天高任鳥飛,掉進水中怎去飛,但老天就愛跟我玩遊戲」後面好像應該唱「自問曾經,憧憬,目黑之夜有星,無奈我未得到被邀請」(周國賢《目黑》)。同公司同期新人真是特別合襯。

星期一, 11月 07, 2005

Milk Farm@朗豪坊最終回:at 17 + Pixel Toy

at 17的live show,真的不容錯過。

看她們十一月尾的演唱會之前,看了她們和Pixel Toy在Milk Farm@朗豪坊的壓軸演出。

三點多到達,現場一早已經人頭湧湧。前幾次朗豪坊的show我都有看,相比之下這次的人可多很多。

正常來說開場嘉賓都是些不知名樂隊,但今次因為是壓軸,開場也找來薄有名氣的三人樂隊「赤子」,表現不錯,也頗靚仔,難怪引來不少少女fans,不過不能接受fans如追捧普通偶像歌手一樣的「嗌歌」,極度影響觀眾欣賞的情緒。

到Pixel Toy出場,唱了《甚麼節快樂》、《喘一口氣》、《在我前面的那個人》、《迴轉木馬》和《說說看》,何山依舊風趣,不斷強調自己是偶像派;Candy依舊人靚聲甜,台風繼續迷人。最喜歡的是翻唱的《在我前面的那個人》,是第一次聽的,可能是物以罕為貴吧。

然後at 17上台和Pixel Toy合唱:《漂亮》和《媽媽不愛爵士樂》,一些很簡單的舞步和動作,足以牽動全場觀眾情緒。三個女孩子的投入,在舞台上的合拍和自信,不禁令人回心微笑。

終於到at 17表演時間,一共六首,很多都是新歌,唱了《衝衝衝》、《變變變》、《Don’t Worry》、《Porcelain》、《微涼》和《青春》。最愛的是第一次聽到的《Don’t Worry》,絕讚!很舒服很清新的一首歌,終於聽回初出道的at 17的acoustic味,這也是最可愛最煞食的at 17。《Porcelain》不知已經聽過幾多次,但感動依然。

站在幾個妹妹仔fans身邊,我不斷聽到「二汶好風趣呀」「Ellen好靚女呀」「Ellen彈結他好有型呀」的讚嘆之聲。始終是唱慣live show的,現場魅力真是沒法擋。說實在的,Ellen彈結他的時候真的越來越有「英氣」,舞動結他的動作較大但也很自然,不再像以前般小心翼翼。不知是不是近來和周國賢合作之後沾染的小動作呢?

她們還帶來一個好消息:六場演唱會全部爆滿。(Well,遲買飛的就不是好消息了。)由林二汶一句「『終於』賣晒了。」可見她們的信心有多大。

我的估計是不過五百人的壽臣劇院六場表演,以at 17今日的「民望」,賣多過五日已經算慢了。結果剛好五天賣完,正如我所料,不過留意,是在幾乎零宣傳的情況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