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音樂2022第三季總結之前奏

 

七月樂壇有兩單大新聞,當時沒有時間寫,到有時間事情已攤涷了,但還是覺得值得寫,結果以季結之名寫這兩件事,如果只是新歌總評的一小段又不夠喉,結果決定另開一篇,當是季結的前奏。

《中華頌》真心不算差,不過…

去年林二汶上TVB台慶,我覺得沒甚麼;做星夢導師繼而結束ViuTV節目主持,我也覺得沒甚麼;開Live越來越少人聽,我也覺得是Facebook的問題;開小紅書,我也覺得不是大罪:七月一日唱《中華頌》,我也只是覺得時機不對,首歌也不夠好而已;直至多年粉絲Jackson Lai在Facebook的七千字長文(我copy到Google Docs存檔,其實有接近8000字),狠批林二汶去年聖誕演唱會乃「史上最差的演出」兼開Facebook Live常常撻Q,我才有點「事態嚴重」的感覺,真的看一下現在的她老本行——唱歌——的表現如何。

結果聽了7月10日那場經歷一切爭議後萬眾期待(或準備狙擊)而如常進行的Live,全晚半小時講多過唱,歌只唱了三首,結果一首結他甩到有停頓兼拍子出錯,一首夾capo夾到第三次才找對key,我這20年at17 fans才真的失望了。只能說,作為一直賣實力的歌手,沒有好好唱歌認真準備每一個表演,才是最不可原諒的。我自己也開過live自彈自唱,林二汶那種低級錯誤是我這種業餘水平兼準備不足才會發生的事。有朋友自TVB台慶起不時在Facebook冷嘲熱諷林二汶的live越來越沒人看,初時我也不以為意並覺得不太厚道,到自己看過近期的演出一次,我覺得真的沒有興趣了。而風雨不改若無其事開live的總點擊率,也由幾個月的七八千次進一步跌到最近的live的不足三千次了。

關於她的「信仰團體」玄武財神殿,去年寫林二汶紅館演唱會一文時就已經發現了,只是當時沒人深究(不同近月有馮晞乾和趙善軒等高人深入分析),自己也沒能力和興趣進一步起底。由於去年已挖出了疫情初期林二汶低調推出的《愛在人間》,所以聽到《中華頌》時已有著打了三針遇上Omicron的免疫力了。那個教邪不邪、那個師父神不神棍暫且不論,有興趣的問題是,印象中的她是一向讀很多書也很積極探究人生真理的人,到底發生甚麼事,才千揀萬揀揀著這位師父?她接觸過甚至合作過的高人也不是沒有(例如和她合寫《禪歌》的衍空法師),何以投奔這藏身深水埗、同修廿餘人、Facebook百來個讚好的團體?我的猜想是,可能讀得太多書,聽過太多高深哲理而發現這些幫不了自己的人,更易被看起來有明顯缺點但也因為感覺更「貼地」的「老師」吸引,如果同時發生一些特別的經歷,便更加認定那是他心所歸依之處了。所以旁人如何點出那師父外表不正派沒有大師風範、老是炫耀世間財富,企圖把她「救出」那所謂的「神棍」的群體中,似乎也是無能為力了。

至於「玄武財神殿」對她這幾年一切決定有多大影響,疏理一切時序後還真的不好說。她接觸「師尊」是2019年中(盧凱彤逝世後大半年),之後才參與佛教雜誌《溫暖人間》二十周年音樂會的表演(演唱曲目之一正是《最後的信仰》);2020年是《全民造星3》還贏了「我最喜愛女歌手」;印象中第一次聽林二汶公開談及信仰團體是甫奪獎後與岑寧兒開的Live,當時自然不覺異樣;紅館演唱會終於把同修放上舞台,但演出依舊高水準(值得一提的是當晚二胡伴奏《初音》的張重雪,也就是《中華頌》的伴奏);最可疑的時間點應該是斥資開音樂學校一事了,本來之後就上TVB台慶惹來「變節」指控我也不以為然,因為就在差不多同一時間她還推出林夕填詞的《自白的勇氣》呢,但確實從這一點開始,她的行徑就越來越難以理解了。其實在去年香港經濟下滑開始明朗化加上青少年大量流失的背景下為甚麼還在這時候開音樂學校,本身就是一個令人費解的決定。

還得說說那火上加油的千字文,把向師尊師父致歉放在第一段還在家人前面其實不是甚麼問題,始終大眾主要狙擊的是那財神而不是她父母,至於她感嘆喜歡國樂而「被欺凌」扯到「以後還有誰敢愛國?」這句才是可圈可點,一想起如果真的大家去「欺凌」她就會讓更少的人愛國,而這國家越少人愛它在世界四圍出欺凌別人的力量就少了一分(被欺凌的也包括她at17的拍檔盧凱彤和她恩師黃耀明),那種馬上衝出去踩多兩腳的衝動實在很難按捺得住了。

MIRROR演唱會事故後想起一個無人討論的問題…

MIRROR演唱會跌Mon那天,人在英國南方城市Hastings,在石灘上吹著海風看著一望無際的海,但還是少不了間中看手機,看到社交媒體有朋友說了句「看到螢幕掉下來的片段,真的覺得很可怕」,出於之前MIRROR演唱會大量關於舞台安全隱患的新聞,我估到這演唱會真的出事了,但由於之前一晚出現Frankie叉錯腳跌落台事件,也有些媒體說到像出了大事但看過影片原來只是叉錯腳從兩三級樓梯的高度跌下,所以不以為意就看影片發生甚麼事,結果一天出遊的心情都蒙灰了。

我和內子都不算鏡粉,所以除了一開始看了事發片段必然感覺的震驚之外,也沒有太大困擾,也沒有很在意追蹤事情發展,而從一個距離看看其他人對這事的反應。有狠批ViuTV和MakerVille為賺錢草菅人命的,有一直關注受重傷的舞蹈員Mo和女友So Ching為他們集氣的,有以此印證香港全面崩壞的(包括人才外流和使用劣質設備),也有不以為然覺得(1) 工業意外近年無日無之同樣致命又唔見咁大反應 (2) 2019大家都見過更恐怖更殘暴的畫面又唔見咁大反應(這我不同意,2019的集體PTSD一定比這次更多),但是因為這件事不再追MIRROR的,在我認識的當中幾乎沒有。

本來發生這事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這會加劇移民潮。香港值得開心的事已經所餘無幾,難得有一隊廣受歡迎成為社會現象的團體,據說有些移民外國的香港人也專程回港看MIRROR演唱會呢,結果換來更大的心理陰影,這裡還有甚麼值得留戀呢?這個猜測是無法驗証的,但同時我觀察到香港人在發揮另一個特性:善忘,雖則MIRROR停工兩個月,但這段日子他們的新聞也沒有少,社交媒體上還是不停分享他們的消息,10月的回歸看來將會一切如常(除了繼續為Mo集氣,舞蹈員待遇有否改善就有待觀察了),演唱會事故的後續便如同放在不起眼的版面了。

事發初期網上見到有鏡粉(或非鏡粉)為MIRROR著想勸他們離港散心甚至解散移民,作為移英L當然支持這說法,至於合約問題或他們的取態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引申出一個好奇的問題,就是97年之後出生的香港人預計可以由10月起獨立申請BNO和BNO Visa,究竟1999年出生的姜濤能否受惠這政策(視乎他父母是否至少一方有BNO資格了)?如果這事真的發生(雖然九成是FF,但至少在買樓給父母一事在英國較大機會實現),恐怕英國內政部免不了繼訪問有機農夫黃如榮之後再拍一條宣傳片大肆吹捧BNO了。

留言

最近30天熱門文章